二王爷觉得,上阵杀敌都比处理弟弟感情问题要轻松得多。

        “这个……算了吧,既然小七你身子不适,就还是不要乱跑了,二哥也回去休息了,你们……咳,也好好休息,不要玩太晚。”说完,站起来对薄厌凉说,“薄厌凉,你出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薄厌凉大大方方的跟出去,丝毫不怕被揍一顿或者得到什么言语上的警告,只是当从二王爷手里得来一瓶上好的药油时,薄厌凉却有些反应不过来。

        两人站在距离王帐不远的地方,曙国的王爷语重心长对草原的新任单于含蓄说道“你们……唔……多用点儿药油,用最贵最好的,其实军中也有此类行为,军医处的药油最是用得快了,我这瓶‘金银露’是从宫里带出来的,老六亲自研发我涂过两次擦伤,效果很好,你……薄厌凉,说实话,你很好,从小父皇就说过,你几乎就是薄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只是后来许多年,没按照薄相的意愿生长,跟小七溜猫逗狗去了,如今你转回来,又转得迅速,天生骑在马背上打仗的好手,你足够厉害,下棋也下得好,最重要的是小七喜欢你。”

        “所以,我也愿意接受你,薄厌凉,你们还小,这人生才过了四分之一吧,未来如果还这样好,那我等无话可说,但若你对不起他,欺负他,让他难受了,我不管你是不是草原霸主,我曙国的雄兵必定会踏平这里,届时天下一统,倒也美哉。”

        王爷平静的说完这些,见一袭藏蓝色长袍的单于面不改色,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但他该说完的也说完了,拍了拍薄厌凉的肩膀就准备离开。

        然而脚步刚踏出去,就听见身后那年轻冷峻的单于声音也十分平静的说“二哥多虑了,这世上除了死亡,再没有任何人事能让我与小七分开。”

        “嗯,好。”顾赤厚笑道,“三日后我带小七回去,你什么时候把草原各部族的关系处理干净,就来朝接受封王仪式,还有,你爹说不定已经辞官走了,你去了京城,大概也见不到他。”

        “我知道。父亲心愿已了,尘世留不住他,随他去吧。”

        “……”这话说得分外轻松,顾赤厚看着理智到冷血的薄厌凉,不太能理解总是因为家里人又哭又笑的小七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亲情关系淡漠至此的人。

        可这世上大概正是有这么多的不可思议,才会显得无比精彩吧。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