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潮湿的地牢里,四周弥漫着恶臭难闻的气息,角落里不时有老鼠蟑螂爬过,环境差的令人作呕。

        整个地牢空荡荡的,唯有最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不,蜷缩着一个瘦弱的身影,几块破烂的布料堪堪遮住她早已被抽打的皮开肉绽的身子,若不是还能看到胸口的起伏,恐怕都要以为这是具尸体了。

        这时,门口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清脆声音,地牢的门被打开,一抹纤细高挑的身影走了进来。

        “我的好姐姐,地牢住着怎么样,被人挑断手脚筋的感受如何?”清丽悦耳的女声从上方响起。

        回答她的是漫长的沉默。

        林若雪轻笑一声,“一个月了,换做别人早就承受不住求饶了,你骨头可真硬呀,硬的我都想给你一根一根敲断!”

        说到最后,林若雪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咬牙切齿。

        “都这个时候了,还指望宇辰哥哥来救你吗,别做梦了,你能有今天,可全靠他帮我,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一道沙哑难听的嗓音响起,那个蜷缩在椅子上的身影赫然抬起了头,只见那巴掌大的脸蛋上布满了恐怖恶心的疤痕,早已看不清她的容貌!

        那双原本漂亮清澈的眸子此时变得阴冷慑人,像条毒蛇一样紧紧盯着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林若雪,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林莫浅觉得自己当真是瞎了眼,这么多年来,她以为继母秦霜是真的疼爱自己,她把林若雪当成亲妹妹一样对待,谁料这母女二人蛰伏多年只为抢走她的一切,鸠占鹊巢,夺走她的未婚夫,拿走了母亲留给她的所有东西,最后把她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日日夜夜折磨摧残……

        “报应?一个将死之人,跟我谈报应,什么报应,你的报应吗?哈哈哈哈哈”林若雪笑的别提多得意了,仿佛把林莫浅折磨成这个样子,是她毕生最骄傲之事一般。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